一届全国人大为什么在1954年召开 
作者:穆兆勇  时间:2014-03-09  浏览次数:913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隆重举行。这是众所周知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提这样一个问题呢?这是因为,从酝酿到决策再到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最后召开,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这反映了我们党对国情认识的不断深化及为建设中国特色政治制度所作的艰辛探索。

新中国成立之时,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被确立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但建国之期,由于解放战争还没有结束,各种社会政治改革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经济也需要一个恢复时期,用普选方法产生人大代表、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尚不成熟,因而采取了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的过渡办法,《共同纲领》则具有临时宪法的作用。

当历史的车轮滚滚行驶到1952年的时候,上述形势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全国范围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已经结束,土地改革基本完成,国民经济恢复的任务也顺利实现,古老而饱经苦难的中华民族焕发出勃勃生机。在此基础上,中共中央决定向社会主义过渡。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指导思想上开始从以《共同纲领》为标志的新民主主义建设,转向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经济、政治制度随之也进行了重大调整。在这种背景下,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制定宪法等问题开始纳入中共中央的统筹考虑之中。

按照全国政协组织法的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每三年召开一次。到1952年底,一届政协即将到期,因此应尽快召开第二届全体会议,否则就要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考虑到在较短的时间内无法完成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所要做的各种准备工作,加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全国人民心中享有崇高地位,中共中央打算先在1953年召开政协第二届全体会议,在晚些时候再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同时考虑,在过渡时期暂时不制定宪法,而继续以《共同纲领》代替宪法,待我国基本上进入社会主义,阶级关系有了根本改变以后,再制定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

而当时领导苏联人民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制定了世界上第一部社会主义宪法的斯大林,则认为中国应尽早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制定宪法。1952年10月,他对率中共中央代表团前往苏联的刘少奇建议:现在如果没有准备好,可以召开政协,但政协不是人民选举的,这是个缺点,人家会说你们搞了一个政协就不再选举了。他建议我国在1954年制定宪法,并进行选举。在此之前,斯大林还就这个问题,于1949年、1950年分别向刘少奇和毛泽东提出过建议。在几年内,斯大林连续就同一个问题多次提出建议,可见这不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的想法。因此,斯大林的意见得到中共中央的认可和赞同,是在情理之中的。1952年11月间,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尽快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制定宪法,并按规定向全国政协提议,由全国政协向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提出定期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建议。中共中央之所以改变初衷,与斯大林的建议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关键还是由国内的形势决定的。就国内形势来说,尽快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不仅有可能,而且是必要的。到1952年底,除台湾及附近少数岛屿外,中国大陆上的军事行动已经结束,人民民主专政得到进一步巩固,社会环境趋于安定;全国土地改革基本胜利完成,广大农民翻身得解放,党还领导人民进行了多方面的民主改革,巩固了工人阶级在经济上、政治上和思想上的领导,社会生活和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国家财政经济工作已完全统一,国营经济的领导地位已经确立,经济环境趋于稳定,大规模的有计划的经济建设时期已经到来;在政治上,民主政权建设取得巨大的成就,人民群众的组织程度和政治觉悟有了很大提高,积累了行使民主权利的宝贵经验。需要指出的是,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决定尽快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认真分析了抗美援朝的发展态势和国际形势,得出了世界大战不会很快打起来、中国将面临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的正确结论。毛泽东指出,“结论大体是十年到十五年。”

正是基于对国内形势的深刻把握和对国际局势的准确判断,1952年底中共中央改变原来的设想,决定尽快召开人民代表大会。12月1日,经毛泽东审定,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召开党的全国代表会议的通知》,指出:现在召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已经具备,拟于1953年9月间召开。

1952年12月24日,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一致同意中国共产党的建议,决定由全国政协向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建议,筹备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1953年1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会议,“决议在一九五三年召开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的乡、县、省(市)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在此基础上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但后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没有在1953年召开,而是推迟到1954年,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1953年部分地区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生产救灾工作成为当时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为此,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于1953年9月,决定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推迟到1954年。除了自然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当时要制定的宪法是过渡时期的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此时过渡时期一系列重要内容还没有解决,宪法也就无法制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就无法召开。1953年12月,毛泽东对总路线的内容作了最后的、完整的阐述,标志着与过渡时期有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得到最后的解决。这样宪法的指导思想、根本任务等一系列问题也就明确了。此后,毛泽东把主要精力转向了宪法的起草工作。从这年的12月27日到1954年3月,他亲自率领中共宪法起草小组,在杭州工作了两个多月,完成了宪法草案的起草工作。

到1954年下半年,鉴于召开全国人大代表的选举和宪法草案的制定等各项工作已经基本就绪,宣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时间的时机已经成熟。8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扩大会议,决定于1954年9月15日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来源:人民网